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山西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馬務村 清末刑部尚書薛允升的故鄉
[ 時間:2014-08-24 16:39:45 | 瀏覽:2032次 | 來源: | 作者: ]

馬務村田野中的石旗桿

被荒草遮蓋的清代石碑碑頭

村里的古塔

散落在村街邊的石頭

 薛家祠堂的石質蓮花底座

薛允升墓地的神道碑

位于灃河西岸的馬務村,原本是長安區高橋街道的一個普通村落,但在一百多年前,村中曾走出過一位秉公執法、不畏權貴的刑部尚書薛允升,馬務村也因薛尚書而在當時的西安城南名聲大噪。

 曾是灃河西岸放馬的灘涂

 馬務村屬長安區高橋街道,位于灃河以西,高橋街辦南3公里處,臨近馬王街道。現有人口2600多人,可耕地有4000多畝。馬務村分為南北兩個堡子,南堡子包括老堡子和寨子,北堡子有北門、后村和圍墻村。

 馬務村口的石碑上刻著村史,村子建于北宋慶歷年間,宋代《長安志》記載,當時村名為“四馬務村”,明代更名為馬務村。清嘉慶時,村子分為南北兩個堡子,后統一村名,清末曾擔任刑部尚書的薛允升就出生在這里。

 馬務村的形成年代要追溯到約一千年前。《長安百村》馬務村一文的作者呂勝利考證,“務”是北宋時為了抵御西夏,在后方建立的各種軍事物資供應基地,稱“營田務”。宋仁宗慶歷元年(1041年),朝廷成立陜西營田所,開始抽集壯丁在今天馬務村一帶開辟荒地,養馬屯田,同時生產糧食供給前方戰事。

 根據文獻記載,馬務村最早時是一片荒涼的灘涂,這里臨近灃河,是灃河河灘地,水量充沛,野草繁盛,非常適合放牧養馬。59歲的薛永平曾擔任過馬務村的村支書,他對故鄉的歷史和古跡頗有研究:“馬務村所在的灃河西岸這一帶,地名都與養馬屯田有關,比如,飲水坊、東馬坊、西馬坊、槽坊、屯鋪等等。”宋《長安志》記載:“四馬務,在縣東南二十余里。地凡三百七十余頃,南渡渭河,慶歷中為營田,尋罷之。其后為民占有,不復歸有司。”

 在漫長的歷史演變中,馬務村逐漸從放馬的灘涂草地,演變成為以農業種植為主的村落。馬務村先后歸屬豐邑、西鄉管轄,清嘉慶年間,馬務村也稱“張旺里”、“后五甲”、“馬務廒”。

 薛永平說,馬務村過去有城墻,城墻四四方方,僅有一座北門,門上有城樓。這座城墻是由馮村人柏景偉奉旨在關中農村筑城時修建的。過去城樓上有土炮火藥,城外有護城河,河中有水有魚,河邊還有成片的蘆葦。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后逐漸廢毀。村中的自然村“寨子”形成較晚,相傳是左宗棠部隊的傷員住在當地而形成的。

 薛家“五門”的彩樓富麗堂皇

 馬務村的居民多是移民至此,村中以薛姓為主,約占村中人口的80%,相傳薛姓祖上從山西大槐樹遷來。薛永平說:“村中薛姓雖多,但并不是一宗,大致分為‘五門’薛家和普通的薛家,我這個‘薛’屬于普通的薛姓,和大戶‘五門’薛家同姓不同宗。”除了薛姓,村中還有很多小姓,村人將這些姓氏編成了順口溜:“張王趙劉李,沈康仰莊黎,范門許笪呂,宋茹鄧石余。”

 說起薛家“五門”,村中無人不知。薛永平說,大約在明清時,馬務村薛姓有五個兄弟,各稱一門,這五門兄弟都因經商發家,他們精明能干,生意越做越大,后來又捐了官,有錢有勢。明清時,薛家的生意以“煥興堂”為商號,在西安、咸陽、周至等地都有商號,據說,當時西安解放市場,就有薛家的商號。

 薛家“五門”大多居住在馬務村的北門,過去,這里是馬務村的富人區,那時候村里的普通農戶很多都居住在麥草棚,家境好些的,房屋也只有三五層磚做墻基。而薛家五門人的住宅都是磚木結構,大多用石條做房基,都是一磚到頂,有的還有二層的“彩樓”。薛永平說:“五門的房子地面由青石條鋪就,彩樓里的大格子木窗鑲嵌著玻璃,非常奢華,普通農戶人家無法想象。你們要是早幾年來,還能看到村中薛家的老房,這些年逐漸都蓋成了新式的樓房。

 殘存的石牌坊見證村子歷史

 馬務村北有五門薛家的祖墳,這里有一座石牌坊,村里人叫“牌樓兒”,石牌坊立于清道光二年(1822年),據說,當時“五門”捐官,因此有了這個牌坊。薛永平回憶,石牌坊坐南向北,由青石雕刻組裝而成,做工細膩、精巧,牌坊頂部鑲有石匾,其正面楷書“奉天誥命”,北面楷書“龍章寵賜”,上款“誥贈奉直大夫鄉飲介賓薛生蒲坊”,下款“敕命道光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寶”,牌坊前有兩根石“旗桿”,“文革”時,牌坊遭到破壞,僅存石質框架,2001年6月24日,石牌坊在狂風暴雨倒塌,現在殘落在村子玉米地中,它見證了馬務村一百多年的歷史。

 過去,“五門”薛家有一座祠堂,修建于清道光年間,后來祠堂毀壞。據說,薛允升赴京趕考時,就是借用了家中重修祠堂的經費,所以他念念不忘重修薛家祠堂。清末時,薛允升之子薛浚出資,重建了祠堂。祠堂占地十余畝,富麗堂皇,頗為壯觀。門口有旗桿,正門寬闊,有木門檻,里面青磚鋪地,正殿五間,內掛慈禧手書福祿壽牌匾,里面還供有幾道圣旨。民國時,薛家祠堂成了鄉公所,祠堂南側,還有辦公所和炮樓,著名共產黨人張周勤就曾被關押在這里。當時,祠堂也是灃西第一小學所在地,解放后,小學改名馬務小學,村中會議和活動,也多在這里舉行。1971年,學校遷走,從此薛家祠堂的老建筑逐漸毀壞,直到蕩然無存,現在,村中還散落著一些石構件,就是當年祠堂所用。

 馬務村西還有一座土黃色的磚塔,塔高5米左右,是四棱尖頂的古塔,據說是為一位老和尚圓寂而建,塔上有碑文,據村中人說,這座塔過去是圓柱形,乾隆年以后多次翻修,成了現在的模樣。村中還有供奉劉關張的大廟,幾進幾出,曾是村中經濟文化中心。

 薛允升秉公辦案不畏權貴

 薛家五門世代經商,到了清代晚期,五門中的第四門出了一位官至從一品的刑部尚書薛允升,使得馬務村這個小村在當時的西安城南郊一帶名聲大噪。

 薛允升的父親、祖父都是村中的文化人,薛允升生于清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字克猷,號云階,咸豐六年(1856年)中進士,歷任山西按察使、山東布政使、署漕運總督、刑部右侍郎、刑部尚書等職。薛允升在為官的41年中,有30多年都在刑部任職,他執法公允,深得朝廷信任,每當遇到疑難或重大案件時,常常受命審理。

 光緒十九年(1893年),73歲的薛允升被升為刑部尚書,成為主掌全國司法和刑獄的高官。然而,秉公執法的薛允升也因此而得罪了權貴。1900年,專門伺候慈禧太后的太監李萇材等擅自出宮,在前門外戲院滋事,犯下人命,且仗勢拒捕,薛允升秉公執法,不顧太監李蓮英和慈禧太后的說情,將李萇材斬首示眾,這使得慈禧大怒,將他貶官。薛允升憤而辭官,返回故里。老臣薛允升不怕得罪慈禧而秉公辦案的事情震驚了朝野,也成為他為世人稱道的佳話。薛允升返回故鄉后,與鄉里集資修建了灃河大橋,取名高橋,也就是今天長安人說的西高橋,現在高橋街道的名稱,就是由此而來。

 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后,慈禧太后和皇帝都逃亡到西安,慈禧在賜死刑部尚書趙舒翹后,又把薛允升召回任刑部尚書,當時薛允升已81歲高齡了。第二年,也就是1901年,薛允升隨駕返北京途中,病逝于河南。薛允升去世后,朝廷賜恤加賞,靈柩由西安城北門進入,過鐘樓而出西門,停柩在籍數月,供官員和百姓憑吊,之后,靈柩歸葬馬務村薛家祖墳,薛永平說:“薛允升的墓冢就在村中,過去神道兩旁還有石羊、石馬,然而現在已經遺失。墓冢也多次被盜掘,隨著村中土地一點點地平整,墳冢現在也看不到了。薛允升的兒子薛浚居住在北京,其后人與村里人失去了聯系,現在村中的薛家后人,很少有人能說清薛允升和‘五門’的歷史了。”薛允升的墓志銘是清末名儒咸陽人劉古愚所寫。薛允升墓碑毀于“文革”,現在薛家后人薛忠孝門前,還有一通神道碑,碑上刻文:“皇清賜進士出身誥授光祿大夫紫禁城內騎馬重赴鹿鳴筵宴刑部尚書薛公神道碑”。

 薛允升著有《讀例存疑》、《漢律輯存》、《唐明律合編》、《薛大司寇遺集》,因此也是晚清著名的法律學家。他深知刑律之事關系民命,責任重大,不僅要精通法律,還要善于剖析案情,所以他刻苦鉆研刑律法典和歷代案例,以至于同僚中每有疑難問題,都愿向他詢問,他所擬的文稿,別人很難改動一字。村里人說,薛家后人多出大學生,也有好幾位秉承了薛允升的遺風,在法律界頗有成就。

 民間記憶

 薛老爺

 是趙舒翹的舅父

 馬務村人都把薛允升叫“老爺”,薛永平說:“村中人只要說起老爺,就專指薛允升。據村中人世代相傳,薛老爺相貌清瘦,秉性溫和,器宇凝重,辦事干練,他精通法律,知識淵博,善斷疑難案件,而且為人正直清廉,名聲很好。薛老爺對待鄉里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每次返鄉,都要在村外停轎,步行進村。”

 薛允升與另一位西安名臣趙舒翹是甥舅關系,而且巧的是,他們二人都在1901年辭世。薛永平說:“趙舒翹是長安大原村人,他與薛允升是遠方親戚,蘭州大學有一位專門研究趙舒翹的學生曾來找過我,據他研究,趙舒翹把薛允升叫舅父,所以,趙舒翹在官場的升遷,與薛允升的關照有一定關系,而且,趙舒翹剛直不阿的性格,也與薛允升的教導和影響有關。”  文/記者趙珍 圖/記者 尚洪濤

】 【打印繁體】 【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上一篇]張侯墳 平定三藩的大將張勇在此長.. [下一篇]雅魯藏布江
相關欄目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